网站首页 >> 宝应新闻 >> 人文宝应 >> 正文

盲 人 卢 大 哥

来源:龙之情编辑部    2017-8-16 18:12:20     作者:陶春     浏览次数:0

[导读]:他有着一颗金子般的心,我不由得肃然起敬,禁不住流下痛惜的泪水。
 

       编者的话:读了陶春同志的 盲 人 卢 大 哥》一文,深深为卢大哥自强不息、处处为国家分忧、他人着想的无私无畏的精神所感动。一个人活着,如果是为了鼻子下面的一横,那他永远是物质的奴隶。卢大哥尽管眼睛看不见五彩缤纷的精彩世界,但他活得心安坦然!俯仰,无愧于天地,乃真君子也 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盲 人 卢 大 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作者  陶春

      日子过得真快啊!屈指算来卢大哥离开我们竟有十八个年头了!卢大哥叫卢之安,是位盲人,他虽然从未见过这个色彩斑斓世界的真实面目,但他内心充满着对这个世界的热爱、眷恋和向往。他走了多年,但我始终觉得他仍在我们身边,他那带着淡淡忧伤的清瘦面庞,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;他那坦诚直白的朗朗话语,时常响在我的耳畔;他那质朴无华的凡人小事,时常叩击着我的心扉,让我时常感到五味杂陈、内心充满酸楚和敬意。

 

      记得1963年那个冬季特别寒冷,挂在家家屋檐底下的一根根冰棱儿足有一尺多长,象一把把利剑挂在檐下闪着逼人的寒光。那时我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,正读着小学四年级的书。一天傍晚放学回家,听到几个邻居大妈在和母亲唠家常,说街头鱼市口豆腐店里来了个小瞎子磨豆腐,这个活又苦又累,是牲口干的,人哪里吃得消啊!这家里人怎么忍心的?大人们长吁短叹地议论,引起了我的好奇,当晚我就去看了个究竟。

      从我家巷口出来向西一拐上往鱼市口的路,就看到不远处豆腐店门口一团团白色蒸气不停地往外喷,走进店里就象走进了蒸笼,只见昏暗的灯光下,模模糊糊的有个人影吃力地推着圆桌大的石磨,伴着沉重的“咯吱、呼啦”声,豆浆顺着磨槽出口涓涓地流进一只大木桶里,屋里还有一口大水缸和两只蒸锅,一忽儿我就适应了里边环境,渐渐看清有一个瘦瘦的青年,面色苍白,虽然在严寒的冬天,他只穿一件灰布褂子,浑身被汗水湿透,头上直冒热汗,头发象水洗过的一样,他一边拼命地推着磨,一边大口地喘着粗气,我觉得他每推一圈磨,都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看到那揪心的场景,我心里很害怕,惊恐的眼睛一片茫然,脑子里重叠浮现着旧社会地主家长工和资本家厂里包身工的影子。

 

      从那时起我们认识了,我叫他卢大哥。当时他每天要推磨五六个钟头,起初,豆腐店周边的邻居们看到瘦得干巴人样儿的卢大哥,料定他吃不下这个苦、受不了这个罪,哪知他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,别人同情他很苦很累,他却觉得自己终于能自食其力而感到充实快乐。他喜好拉二胡,甚至有点痴迷动情。每天收工后吃完饭,他总要拉一阵子二胡,他最喜欢拉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,那时我觉得卢大哥的二胡声真是天籁之音,美妙动听极了。后来长大走上社会,经历了艰辛坎坷后,脑中再回想卢大哥那二胡声,才领悟那如泣如诉的旋律中,饱含着卢大哥那无奈、凄凉、愤懑、不屈的心绪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      再和卢大哥见面已是二十年后了。我刚到民政局工作不久的一天下午,在社救股汇总我县水灾情况,突然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招呼我,抬头一看竟是卢大哥,这么多年了他还能辩出我的声音,让我惊讶也分外高兴。他是找王股长想到福利厂做工的。原来文革开始后,学生停课、工人停产专职造反有理了,卢大哥就丢掉了推磨的饭碗,十多年里,只是下河摸砖头、工地敲石子,肚子都填不饱。前些日子听说县里办福利厂招收残疾人,他就来了,王股长惋惜地告诉他福利厂暂时不收盲人。不过没多久,市里举办首届盲人按摩培训班,我们就推荐卢大哥参加。他没读过书,也不会盲文,学习按摩比别人困难多了。他说开弓没有回头箭,一定要学好按摩,为家乡盲人争口气。他上课用心听,课后反复背诵、刻苦训练。三个月的辛勤汗水,让他较好地掌握了按摩技能。

 

      结业归来,他在镇民政科和居委会的帮助下,租下了县南街一个大杂院里的一间堂屋,我县第一家推拿按摩室悄然开张。起初,社会上的人们对这个新行业不甚了解,有的人对盲人按摩还带有偏见和怀疑,一度业务清淡。在这困难关头,卢大哥出人意外地作出一个大胆而感人的决定,他要立马退掉政府给他的困难补助。原来这多年来,卢大哥没有固定收入,过着半饥半饱的艰难日子,政府每月给他救济6块钱,聊补无米之炊。

      曹科长听到卢大哥的请求,劝他:你想不依赖国家自强自立的精神我理解,可眼下按摩才起步,业务还没上来,正是青黄不接,还需要政府再扶一把。等以后业务好了再停补助也不迟。卢大哥推心置腹地回说:我对自己按摩这个行业有信心,业务肯定会越做越红火。政府给我补助的钱虽然不多,但是比我困难的人还真的不少,这个钱给他们能解决温饱,救急救命哪!他怕民政科不同意,还特地找我替他打招呼退掉困难补助。

      我听了他的一番肺腑之言,心里一热,眼眶湿润了,多善良的卢大哥啊!你自己还没爬出穷坑,倒惦记着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其他贫困的人们。事后曹科长对我感慨地说:一些好手好脚、无病无痛的人,一些并不困难的家庭,他们把政府的钱当作唐僧肉,信奉不吃白不吃、不拿白不拿,挖空心思走后门、找关系,变着法子弄虚作假,甚至厚着脸皮胡刁蛮缠,欺骗争抢困难补助,有些党员干部也昧着良心参与其中,优亲厚友。和这些没心没肺的人相反,人家老卢一个盲人,人穷志不短,主动退了补助,叫人多感动啊!

 

      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,卢大哥的盲人按摩业务开头焐了一阵子冷水,但他并不心急气馁,精心为顾客按摩服务,虚心听取他们的建议,不断提高按摩水平,按摩效果越来越好,回头客也越来越多。一些疑难杂症在他的妙手按摩下,竟得到缓解或明显好转。他还主动到敬老院为老人们义务按摩,先后收了四个盲人小兄弟为徒,毫无保留地传授技术,为他们撑腰,支持他们新开按摩室创业,打造宝应盲人按摩品牌。卢大哥的盲人按摩室,名气越来越大,不久便成了宝应服务业的一张靓丽的名片,他被树为全县残疾人创业典型。卢大哥用自己的双手艰苦创业,取得了丰厚的回报,他买了房,娶了新娘,过上了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  正当卢大哥信心百倍描绘新的发展蓝图,大力推广按摩技术,让更多的盲人兄弟姊妹走按摩创业之路,共同过上幸福生活,不幸厄运再次降临到他的头上。1998年春天刚过,他时常感到身体不适,食欲不振,四肢乏力,心慌气闷。去医院检查的结果,让他如遭晴天霹雳,他患上了绝症——肝癌。卢大哥的命真苦哇!他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,一面配合医生治疗与病魔斗争,一面拖着病体继续为顾客按摩服务。

      开办按摩室以来,他每天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,就是一天劳累下来,总要到浴室热水里泡一泡,放松一下去去乏。但是自从查出肝癌以后,他就再也没去浴室洗澡,就是寒冬腊月,他也是在家里撑起个小浴帐,自己在大木桶里洗澡,冻得浑身直打哆嗦。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对他的做法都觉得不可理解。认为到浴室洗澡的病人多着呢,肺病、肝炎、性病,哪种传染病没有?他们脸上也没有字,还不是照下浴池。

 

      身体本来就不行了,在家里洗澡很容易受凉,不是自己作践自己、加重病情嘛!卢大哥却动情地说:我得的是肝癌,不能保证说不传染,我不能害人啊!假如我到浴室洗澡把人家传染上,那我就是死了做鬼心里也不安哪!面对死神无情地折磨着自己,他仍然一心为他人着想,让我们看到了他有着一颗金子般的心,我不由得肃然起敬,禁不住流下痛惜的泪水。

      卢大哥是位普通的盲人,在这个世界上,他曾经饱受了磨难和痛苦,同时也度过了难忘的快乐与幸福。在我的心目中,他是一座道德的高山,一个真正大写的人!他那清瘦的面容,那凄婉的二胡声,那一件件小事,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,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 作者简介:陶春,系68届初中毕业生,后业余取得自学考试大专和江苏省委党校函授本科学历。曾任宝应县残联理事长,现为县残疾人文学艺术协会主席。


热门资讯

+更多

资讯排行

+更多
宝应生态园
[详细]
设为首页 加入收藏  关于我们  服务团队  会员帮助  广告服务  联系我们

Copyright @ 2004-2018 BYR.CC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宝应广电传媒集团、扬州智尚传媒有限公司 运营

宝应人网站首席常年法律顾问:江苏申明律师事务所--周平主任13852761088

宝应人网站 版权所有

宝应人网站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8-114-114 举报邮箱:byrwz@QQ.COM

网站备案: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20240-1